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自从得知宁家不限制赌局后,有人提议开设赌坊,一来可以提供赢取火结晶的机会,二来可以给无聊的修炼生活提供一些乐趣。

起初有数千人出资,但第二军军统宁源身家丰厚,用赔钱的方式挤走了其他庄家,如今的赌坊已经被第二军垄断了。

赌坊很简陋,就是一座稍大一些的不倒翁房子,屋内是正常赌坊的营业项目,不用进去就能听到赌徒们的喊叫声,屋外挂着各种盘口以及赔率。

“在火之区域要呆多久……”

“麟少多久能抓到傀儡师……”

“今日会陨落几人……”

“木世卿能否成功登云……”

可赌的项目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林修齐看到自己成功的赔率是一赔一百,失败的赔率是一赔一分,也就是一赔零点一。

下注少于十颗法髓连一颗完整的法髓都拿不到!

“大家快来看!木世卿来了!”

方才打招呼被忽略之人还没到赌坊门前就开始嚷嚷,许多人闻声而来。

清纯甜美女生生活照 精致优雅做快乐女人

“木道友!你不用勉强了,认输吧!”

“是啊!怎么敢拧着麟少呢!去道歉吧!”

“道友!我的身家有限,拜托你帮帮我,输一次吧!”

林修齐朗声道:“我可以下注吗?”

“呦!自己赌自己输,看来是想开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

“多谢道友成全啊!”

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走了过来,不屑道:“你要参赌?”

“当事人能赌吗?”

“可以!但……只能你赌赢,不能赌自己输!”

“你确定赔率是一赔一百?”

“没错!若是我今日买了,过几日你们调整了赔率又该如何?”

“就按你买入时的赔率计算!”

“有凭证吗?”

“当然!”

大汉手中拿出一块令牌,是专用于赌博的防伪之物。

“买吗?”

“可以!我买一百法髓!我赢!”

“嘶!!”

围观之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这家伙真是钱多烧得慌,竟然赌一百颗。

林修齐毫不犹豫地拿出一百颗法髓递给对方,对方用了一套特殊手法,在令牌上布阵,并限制了期限,不到第二十九日,妄动就会损坏。

他验了一下,没有问题,赔率和金额记得很清楚。

“木兄弟有没有兴趣玩点别的?”

大汉断定对方身上还有法髓,这种大肥羊若是被麟少杀了,所有资源都要充公,不如先宰几次。

林修齐头也不回地说道:“先准备好一万法髓吧!”

“猖狂!”

众人目送木世卿离开,有几个修士交换了一下眼神,悄悄跟了上去。

没过多久,又回来了。

跟丢了!

就在这时,第三军统宁沃狼狈地从远处飞了回来,大声叫道:“十长老!东南方发现大量火精,第三军第五团……全军覆没!!”

“什么!”

无论是在修炼,还是在赌博,所有修士的神色瞬间变得凝重,十长老的身影出现,朗声道:“火精?没听过这里有火精存在,有多少?什么修为?”

“足有数千之多,修为在元神中后期不等,联合攻击威力极强,而且速度很快,还可以火遁,逃入云层和地底,难以捕捉!”

“各位小友!”十长老朗声道:“我宁家发布紧急任务,讨伐火精,火精之核与火结晶价值等同!”

“第四军第一团,集合!”

“第五军第三团,随我出征!”

“第一军……”

一个个团长调集人马,杀向火精袭击之处,一日后全员返回,火精已经离开了,只找到了两只落单的,还被其中一只逃掉了。

到手的富贵没拿到,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若是千只火精同时出手,确实有能力在洞虚修士面前灭掉一个团的元神修士。

营地中的气氛凝重了许多,赌坊的生意也冷淡了,许多人从狂热清醒了过来,他们不是来玩耍的,是来探索秘境,是来修炼的。

然而,一切变化与林修齐毫无关系,他正在地底二十丈处练习火遁术。

同样是灵阶中级功法,火遁术的难度比土遁术要低。

原因很简单,火是无形之物,就算不会火遁术也能穿梭其中,但大地不同,挖坑可不叫穿梭。

火遁术同样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次叫做以身饲火,第二个层次叫做以身化火,第三个层次叫做化身火精。

第二和第三层次与土遁术几乎相同,只有第一层次略有区别,需要达到被火烧不会痛才算入门。

来自姜家的功法玉简中还有一些整理过的修炼心得,其中有许多类似评价的心得。

“火遁术第一层没有练成,但火焰抗性大幅度提升,最终让我在火山中找到了熔岩玄晶!”

“火属性抗性提升太快,被路过的丹师看中,收为徒弟……不练了,改炼丹了!”

“不说了!改行做厨子了……”

林修齐参悟过火之法则,火属性抗性高得不用说,第一层次对他而言简直是水到渠成,接下来只剩练习了。

没错!就是练习!

一个参悟了火之法则并且土遁术达到第二层次的人也需要练习才能熟练掌握,天下功法唯有遁术来不得半点取巧,修炼的时候蒙混过关,遁走之时就是结账之时。

十三天后,林修齐的身体浮出地面,轻轻叹了口气。

事实证明,他的经验是错误的,修炼遁术还是有捷径可走的,比如……参悟了火之法则。

在修炼达到第十天时,他莫名其妙地就达到了火遁第二层次,而后用了三天时间来寻找自己为什么会错。

答案显而易见,一切火属性功法都与火之法则有关,就像是一个获得了菲尔兹奖的数学教授回到小学二年级授课一样,或许有些题型需要掌握一下,但绝对能够很快达到其他老师无法比拟的程度。

可惜,任凭他如何努力也无法达到第三层次,真不知道火精究竟是什么样的生灵,要是能抓一只看看就好了。

他对于火精灭掉一个团的事情全然不知,明日是履行赌约之日,他当然要去取自己的一万颗法髓了。

靠近营地之时,他就发现了气氛有些不正常,洞府少了一些,许多人的神色都很匆忙,不知发生了什么。

“木道友!你终于出现了!我还以为你会逃走呢!”

又是那个五短身材的男人,他的样子不再吊儿郎当,身后也没人跟随了。

“怎么?你已经不是队长了?”

男人目光一冷,随即有些疑惑,道:“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

男人三言两语将这十三天来的情况说了一下,原来火精出现了三次,足有五个团被全灭,考虑到其他伤亡情况,重新整合了兵力,变成了一百个团,一千支小队,宁源因忙于赌坊之事,失去了军统职位,变成了全职后勤统领。

“火精!哪里有火精?”

男人无奈道:“哪里都好,先去赌坊吧,麟少已经到了,就等你出现了!”

林修齐心想,那个家伙还真是闲啊,竟然在等自己。

二人来到赌坊门前,许多人围成一个圈,有阵法守护,中央是两团火焰正在分分合合。

“这是什么?修炼已经疯了,开始练习杂技了吗?”

“这是火精!是新开设的项目,火精对战!”

林修齐仔细看着两团火焰,竟然和小泥一样有两只气孔模样的眼睛,它们会喷火攻击和冲撞攻击,还有两只小爪子在不停地挥舞,但太短了,根本够不到对方。

“这爪子是用来卖萌的吗?”

五短身材的男人笑了一声,道:“别急!好戏才刚刚开始!”

其中一只火精的小爪子忽然开始乱动,阵法内的元气出现了异动,火之法则气息萦绕在两只小爪子四周。

“这是……结印!”

林修齐真是有点吃惊了,火精会结印并不算什么,但对方的气息竟然与解析后的火印有异曲同工之妙。

难道只有达到法则的程度才能化为火精?看来自己要达到火遁术第三层次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木世卿!你来了!”

人群散开,露出了宁梦麟的脸,他微微一笑,道:“刚好过了零点,现在是第二十九天了,做好进入云层的准备了吗?”

“好了!现在就开始吗?”

“可以!”

众人散开,给木世卿留出足够的空间,许多人手中握着下注令牌,口中念念有词,或期待或诅咒对方失败。

林修齐面色不变,身体冲天而起,瞬间钻入云层,仿佛没有丝毫犹豫。

“哇!真的进去了!狠人啊!”

“光进去有什么用,还要能出的来才行!”

“你们有没有人见过木世卿练习?”

众人沉默,惊讶地看向天空,难道这是首次尝试?

下注之人纷纷露出笑容,没有下注的露出惋惜之色,一个创世级灵络的天才就这样陨落了,过刚易折啊!

进入云层之后,林修齐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舒适,第二层次火遁术如同自行发动一般运转着,助他在空中自由翱翔,速度已经超过了每秒四百五十公里。

他忽然有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

用火印能不能造出火精呢?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