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柳儿听到沈灵珠的声音,陡然回头,看到沈灵珠一下子睁开双眼,有些朦胧的意识。

余妃好笑地说道,“你终于醒了!”

沈灵珠想翻身起床,被余妃按住了,“你的身子还很虚弱,躺着就好!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我要见额娘!有要事儿跟他说!”

柳儿走到她床前,“额娘一直都在呢!你呀,别说话,好好的休息!等伤养好了再说!”

“可是额娘……”

“什么都别说了,如今都已经过去了!最重要的还是你早日康复!”柳儿安慰着她。

余妃突然开口了,“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沈灵珠看了看柳儿。

“既然余妃想知道,你就说吧!”

“是崔航!不,是另外一个人!因为她蒙着面巾,并且变了声音,说起话来怪声怪气的,很难分辨出她是谁来?”

余妃纳闷的说道,“与崔航在一起的,不是马朵朵,还会有谁那么好的身手?”

初见的红裙女郎舞动迷人身影

柳儿摇摇头,“小灵珠亲眼所见,都不能确定,我们更不便妄自揣测!”

“你就打算这样放纵他们?”余妃质问道。

“我已经说过了,之前发生的事我既往不咎!若是日后他们再犯,我定当不饶!这已经是我最后的底线了!

机会已经给他们,珍不珍惜,那就要看他们自己了!”柳儿颇有一些无奈。

余妃直言不讳,“你什么都好,唯一的弱点就是太注重亲情了!这样你会束手束脚,做什么事情都狠不下心来!反而会让他们得寸进尺!

如果你能够拿出你的魄力来,你将无往不利!”

“余妃说得极是!我只是想着大家为我打拼了这么多年,至少也要跟他们一点回报啊!”

“但愿你这次赌对了。你若是赌输了,满盘皆输啊!”

余妃十分担忧地说道。

柳儿的面色一沉,郑重地说道,“我绝对不容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既然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那我的担心就是多余的了,希望你能够把控好全局!如果有需要我出手的地方尽管说!我定当义不容辞!”

柳儿对余妃的一番慷慨陈词十分的感动。

这时,有御林军过来禀告,“陛下,花夭在宝藏附近出现了,对我们的人大打出手!官兵损伤很重!”

“很好,终于出现了!”柳儿与余妃同时赶往宝藏处。

远远的听到官兵的惨叫声。柳儿的身子急掠了过去。

花夭正在大肆残杀官兵。

柳儿清冷的声音在空旷的上空响起,“花夭,你终于来啦!”

花夭随即停了手。

柳儿的身子飘落在她面前,衣袂飘飘,犹如仙女下凡一般!

“你设的局?”花夭醒悟过来。

“如果我不散播谣言说要开启宝藏,你会上当吗?你的行为实在是令人不耻了,残杀手无寸铁之人算什么?

我宁愿你来杀我,也不希望你去荼毒百姓!以前你不是这样的!为什么现在心肠变得如此歹毒了?”

花夭冷冰冰地问道,“如果我金盆洗手,你会给我什么好处?”

“你想要什么样的什么好处?”柳儿随口反问。

“你能把宝藏分一半给我吗?”花夭提出条件来。

“那你能保证永远善待大云国的黎民百姓吗?”

“这有何难?我不侵略大云国的人,但是你不能阻止我去侵略其他国家的人吧?”

柳儿心里一怔,“我的确阻止不了你!但是我并不能保证日后不杀你!天下苍生皆是生命,何须分你我?更何况我并不能保证一定能开启宝藏!”

“没关系,只要你能敢让我感受到你是真心实意的就好!”

花夭并不强求。对于柳儿的性格,她摸得一清二楚。柳儿不是那种口是心非的人,注重亲情,注重承诺!

柳儿很惊讶,花夭这么快就转变了态度。

“耗了这么多年,其实我早就累了,也想停下来歇歇!如果你是诚心的,我也绝无二意!”

花夭一再地表达出自己的诚意来!

“我就姑且信你一回!”

柳儿让花夭拿出金钗来。

花夭听她的话,从身上小心翼翼地把金钗拿了出来,给到了柳儿。

柳儿把它上面的钥匙镶在了金钗上,放在手掌心里,慢慢的发出一圈圈金色光芒来。

众人都惊异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慢慢的光芒越来越强,同时伴随着一阵嗡嗡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犹如日出升起一般,顿时霞光万丈,照耀得人睁不开眼睛来。

听到柳儿轻声叫道,“尔等都退后吧!”

除了花夭,其他的人都往后退去。

花夭眼睛都不眨的盯着眼前这一幕。她在心里庆幸着,自己算是赌对了!如果不与柳儿合作,这一幕不知道要等到多少年后才会看到!

她的脸上浮出了笑容来。

他们所站的地面慢慢的旋转了起来,越来越快,让人有些晕眩。

柳儿屹立不动。

就在地面与山洞平齐的时候,山洞突然爆开来。一阵尘土飞扬,直呛人鼻口。

开裂的洞内,也是霞光万照。光晕与金钗上的光晕相重叠了。

柳儿觉得手上一轻,金钗飞了出去,在半空中旋转着。

响声越来越大。

金钗上的钥匙,突然脱离了金钗,快速的朝着洞口飞去。

洞口的一道门,呈现在他们面前。

钥匙直接飞进门上的孔内。

石门一下子打开来。里面是万道光芒,珠宝璀璨。

柳儿大声道,“御林军听令,各就各位!不允许外面的任何人进入洞内,违令者格杀勿论!”

顿时,山洞外戒备森严,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柳儿有些感叹,“怪不得那些人心心念念的惦记着宝藏。果然名不虚传呀!”

她与花夭走了进去。

里面的珠宝与黄金,让她们应接不暇!

柳儿慷慨大方地说道,“你想拿多少,能拿多少,尽管拿走!”

花夭反问道,“真的吗?”

看到柳儿点头了,她不禁高兴得哈哈大笑。

小瑾担心道,“她遵守承诺吗?”

“只要我们遵守就好了。吩咐下去,即刻准备马车!连夜将这些东西运走,不然会引起战事爆发!”

小谨匆匆忙忙的出去了。

余妃看到花夭还在一个劲的大笑着。若是平常人,早就被她震得五脏六腑俱裂。

“她莫不是疯了吧?”

柳儿也觉得她的笑声有些异常,飞身上前点了她的穴道。

花夭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如果不是柳儿及时出手,那她肯定会笑岔气,背过气去。

标签:

推荐文章